绿帽霸王餐-发糕(2)(2/8)

怎么想的,竟然默默的拿卫生纸开始清理桶和周边的渍,期间各蹲俯,和边抬的老乞丐形成了鲜明对比,仿佛一个乖巧的女仆在给男主人清理卫生间一样,看得我又兴奋又酸涩!

妈妈今天穿了一件无袖吊带睡裙,虽然材质不透明,但尺码太小,被极为傲人的生生的撑成了小背心,裙摆堪堪遮住,硕大雪白的完全暴来,任由李恶欣赏。

妈妈似乎完全忽略了李恶一般,继续扭着不慢的着活,仿佛一个爆艳无双的女人被一个瘪矮小的哥布林给猥亵了,我看得心澎湃,一只手拿着手机不停的着快门,另一只手熟练的起了发的小

“妈妈,我饿了……”我装作睡惺忪的样,来到餐桌前坐好。

“家里还有李爷爷在,妈妈怎么可以把给别人看呢?”我一边胡吃海一边装一副小大人的样,“李爷爷一直都盯着妈妈看呢!”

当晚我对着妈妈的3D建模了一发,来喝时却发现妈妈的卧室门没关,便偷偷凑上去仔细观察,虽然没开灯,但是那标志廓和AV里经常听到的声音告诉我——妈妈绝对在自

“饿醒了呗……我去刷牙啦……”见我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妈妈悬着的心也放了来,大大方方的穿着睡裙忙活起来。

装模作样的写了一会儿作业,我开始偷偷观察着客厅的动静,李恶依旧坐在沙发上,但他的注意力不在电视上,而是放在书房里办公的妈妈上。

“妈的!太过分了!这个老王八居然敢亵渎丽神圣的妈妈!”心里无能狂怒的同时,小也狠狠地来,整个人了一灵魂升天的极乐境界,缓过来后,觉得继续躺床上也没什么意思,便打着哈欠从卧室走了来。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

午我去学术和钢琴,家里就只有妈妈和老乞丐了,一想到光腚的妈妈在李恶面前搔首姿的景,我的小的不行,也没什么心思上课。

授课结束后,我迫不及待的打车回家,脑里浮现幻想的场景——妈妈会不会借着家务的机会把雪白的大撅起来给李恶欣赏?李恶会不会像条饿狗一样对着妈妈的完又抓又?妈妈会不会像上次那样三两就被李恶搞得躯战栗、两翻白?李恶会不会趁打铁,用大黝黑的一举妈妈的中?

我有些心难耐,恨不得开灯或者爬卧室好好欣赏一番,奈何妈妈的警惕,只能听到咕叽咕叽的声,连一都没有,我要是大一的动静,肯定会被发现,只得作罢!

此时,妈妈和李恶已经坐在餐桌上开始吃早饭了,虽然他一如既往的丑陋邋遢、恶臭无比,但妈妈的神里的厌恶和嫌弃却少了许多,可能是习惯了吧,毕竟两人朝夕相快两周了。

“哦……”妈妈应了一声,见我神如常,对她赤的行为没有提质疑,便继续看起了电脑。

我洗漱完来到餐桌上坐好,不一会儿,妈妈便端着早餐袅娜多姿的来到我边,一迷人的熟女幽香扑面而来,还夹杂着几分难以掩盖的酸臭,罪魁祸首正是她上残留的

“妈妈你里面怎么不穿衣服啊?”我心虽然在疯狂吐槽,表面上还是一副天真的样问妈妈。

我心里很不,便假装天真的说:“妈妈,你今天的裙好短噢!来了呢!”

正常来说,围裙一般是可以

妈妈见我来,有些慌和不安,虽然她一直认为

“当然啦!别胡思想了,吃过饭快去功课,午还要去学术和钢琴呢!”妈妈,顿时香扑鼻。

这时,妈妈端着菜走来,我顿时不淡定了:“我围裙!竟然玩得这么刺激吗!这玩法只有人妻轨的剧向AV里才有啊!这是什么时候换的啊?不会是当着李恶的面换的吗?”

妈妈一边观察着我的表,一边故作镇定的打招呼:“宝贝,怎么起这么早啊?今天是周末,你可以多睡会儿的。”

爸爸不在家的第二天,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学,妈妈也不会像平常一样严格,允许我睡到自然醒,但我其实很早就醒了,悄咪咪的观察着客厅的动静,昨晚妈妈的自说明她的心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我有预,今天两人绝对会发生些什么。

李恶见我来后,也不敢再对妈妈动手动脚,只能继续盯着她的硕雪,看得我牙,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去卫生间洗漱。

洗澡的时候没有再发生什么刺激的事,妈妈洗完澡裹上浴巾直接回了卧室,李恶随其后去洗澡,门也不关,我在旁边刷牙的时候瞥了一浴室里的李恶,惊讶的发现他竟然没脱衣服,只用洒冲了冲脸,怪不得他上的臭味一直很大,原来压就没好好洗澡!

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平时在家里也穿的比较随意,但像今天这样把整个都暴来还是第一次,难免会担心我有什么过激反应。

“刚才饭时不小心把睡裙脏了,索直接脱掉,还没来得及换呢……”妈妈已经可以神如常的随说瞎话糊我了。

吃过早饭后,妈妈开始收拾桌,白乎乎的腚在李恶面前晃来晃去,惹得他不断吞咽着,试探的伸黑瘦枯的爪轻轻抓了一近在咫尺的,还把鼻凑到用力的嗅了嗅,一脸痴态的说:“好香啊……这腚真是极品啊……又白又……”

妈妈看我一脸单纯的样,也没往心里去,用手摸了摸,镇定自若的说:“是吗?妈妈还真没注意呢。”

我这个角度观察妈妈有些不方便,去假装上卫生间,路过书房时很自然的扭往里看了一,就见妈妈的睡裙已经退到腰际,诱人的熟叠在一起的雪白都暴在外,不施粉黛的绝面庞上镜,正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脑看呢!

站在家门前的我既忐忑不安,又无比兴奋,咬牙打开门去,结果家里依然温馨而平静,那些想象中的刺激场景并没有发生,我不禁松了一气,心里居然还有些失望。

“是这样吗?”我装作懵懂的问了一句,表面上仍然是那个无条件信任妈妈的小孩。

我冲着了几滴,回去的路上又看了一书房的况,发现妈妈叠的大换了一,依然在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估计是在理工作上的事,一上午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但我总觉得这平静是故意给我看的。

见我走了来,妈妈略有些意外,我主动解释:“妈妈,我去上卫生间。”

我靠,这也行?不愧是从事司法工作的,三言两语就洗白了李恶的扰行为,还给自己暴的衣着找了一个看似正当的理由,为以后继续暴给李恶看埋伏笔,我要不是年浏览网站,在方面特别早熟,肯定会被她糊过去。

李恶见妈妈毫无反应,脸上了猥琐至极的笑容,居然伸黏糊糊的黑红在她雪白油亮的上小心翼翼的了一,留了一痕,看着特别恶心。

,吃过早饭便回房间写作业,妈妈贴心的端着一盘来,见我在认真的写作业,便放心的去了,随手带上了门。

“呵呵,儿大啦,都知妈妈的不能给别人看了……”妈妈的脸颊泛起了一抹红,摸了摸我的,“但是李爷爷并不是外人呀,他现在住在咱们家,和我们一起生活,那就是自家人,就算看到妈妈的也没关系啦!再说了,妈妈是在自己的家里,当然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啊!”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