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挑明(1/1)

时愿坐在沙发最右边,想要离他远远的,然而她并没有如愿。

程劲川站起身走向她,接着紧挨着她坐下。

淡淡的清冷木质香夹着醇厚的红酒香萦绕在鼻尖,他似笑非笑,心情好像比刚才在露台站着的时候好多了。

时愿觉得空气闷得有些喘不过气,她想出去透透气。

就要站起来时被他拽住直直摔坐在他怀里,接着他顺手怀上她的腰。

时愿一脸抗拒,奋力想要将他推开,可一切都是徒劳。

“你到底想干嘛?”

“给了你两年时间,足够了。”

“什么意思。”

“跟我回去。”

“你做梦,程劲川,我是你侄女,我们不能这样。”

“你真的有把我当成你叔叔吗?”

时愿抿唇,答案自然是没有,“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可你没有选择,当初答应得这么爽快就该考虑到结局。”

“程劲川,你到底在固执什么,明知道那些话都是你逼着我说的。”

程劲川嗤笑,固执吗,就不应该心软放她回来,跟她接触的那些男的,哪个不对她有想法,偏偏她还是个热心肠的,那晚就当是收的利息。

再有就是她对时锡,知道两兄妹感情深,但凡她多分个眼神给他都不至于让他心烦意乱。

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慵懒地将头埋在她脖颈间细细亲吻,弄得怀里的人不免一阵瑟缩。

“这两年有想过我吗?”

“没有”

男人眸色微沉,眼底闪过寒光,大概是刚才的酒太烈,又或者是怀里的人儿太香太软了,他的呼吸逐渐沉重起来。

可是我好想你。

放在她腰间的大手愈发用力,想要将人融入自己的身体,他转而覆上女孩的唇,接着啃咬含允。

突然深入她口腔的舌尖传来刺痛,隐约嗅到口腔里的铁锈味,他力气渐弱了些,时愿连忙推开他,紧接着那杯放了冰块的红酒全都泼在男人的脸上。

程劲川抹掉脸上的酒渍,黑着脸看向时愿,她眼睛shi润,露出及其厌恶的表情。

“无耻。”说完头也不回离开。

程劲川瞳孔微震,心口绞痛,这一切似乎超出了可控范围,包括女孩离开时的决绝。

他真的就让她这么讨厌吗?

那晚两人不欢而散,程劲川没再纠缠,都回到了各自的轨道,扮演陌生的亲人角色,就算见面也不会给彼此一个眼神,关系降至冰点。

时愿是庆幸的,庆幸那天把话都挑明,让他和她不再有超越亲人以外的纠葛。

几个月后,伴随着冬天的到来,也迎来了电影的首映。

首映那天刚好是圣诞节的晚上,在市中心一家最有名气的大影院放映。

关于找影院合作的事情自然而然交接给时氏影视板块的宣发部门,但能在这么好的位置和时间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后来才得知有当地政府和教育局的支持,这部片子与其说是小电影,倒不如说是围绕主角们的故事延展拍出了百年历史变迁纪录片。

这是一群怀揣电影梦想的新鲜血ye所制作,足够励志,剧情饱满再加上制作Jing良,近年太多情感电影,大家都看得麻木了,看了开端都能猜到结局,也没什么看头,这也是这部电影能突出重围的关键因素。

首映当天厅里都坐满了人,一大部分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自行买票来支持自己的首作。

主角们和编剧、导演都坐在最佳观影位置,这是朱清溪特别安排的,她坐在时愿最右边,另一边是空着的,直到电影正式放映,灯光暗下,程劲川一身黑色西装从另一侧过来。

时愿微愣,已经将近一个多月没看到他了,听说他回了南美洲,没想到居然又回来了。

时愿当作没看到,转头看向大荧幕。

电影时长一个半小时,大家反响很不错,直到片尾制作名单出来,时愿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了名单上,她眼眶瞬间shi润。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