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变故(1/1)

真的很感谢哥哥愿意认真对待她的梦想,虽然和程劲川闹得不愉快,但不得不说,这部电影能顺利播出,他在背后出了不少力。

今晚时锡也来了,他并非工作人员,所以低调地坐到后排,她转头就能看到她,很快那边也感应到了她的注视,对视那瞬间,彼此会心一笑。

时愿转过脸看向程劲川,刚好对上他的眼睛,刚才因为时锡而扬起的嘴角微僵。

男人倾身靠在她耳边低语,眼神锋利,极具侵略性。

“宝贝,你的梦想已经实现,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时愿不明白他的意思,什么承诺。

灯光亮起,剧组的主演们和编剧导演都要上台致词,这有意无意的话就这样被抛诸脑后。

再睁眼,她身上穿着白色丝绸睡衣从床上醒来,周围的环境都是熟悉的,这是程劲川在哥lun比亚那栋海边别墅,她被他带回来了,时愿拧眉,撑着床坐起身。

回想清醒前发生的事,那天首映会过后她和时锡一起回来,程劲川也一起,刚好是圣诞节,喝了点酒庆祝一下,之后发生了什么就忘记了。

原来他在影院最后对她说的那些话是这个意思。

程劲川一身家居服进来,他看起来心情很不错,掀开被子躺到了她旁边,支着脑袋侧卧着看她。

时隔多年,他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

之前那几个月一直忍着不跟她说话,为的就是让他们两兄妹放松警惕,而且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忙着给时愿转学,准备好所有的一切。

有时锡在的地方,时愿永远不会正眼瞧他,他不想让她活在自己的舒适区,他想要跟她回到他们曾经的舒适区。

时愿揪着被子,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他想要的她都知道,无非之前的承诺他上了心。

“小叔叔,我知道之前答应过跟你在一起,但已经过去两年了,而且我们之间隔着一段血亲关系,这是畸形的,我们不能在一起。”

程劲川嗤笑,现在才服软会不会太晚了些,之前的态度还傲娇的很,对他爱答不理,现在没有时锡撑腰就低声下气,也不知道是谁教的,演技笨拙。

“什么叫畸形,是不能做爱还是不能接吻,还是不能一起搂着睡觉?”

“……”他这不就是缺个床伴嘛。

“做这些其他人也可以的。”

程劲川挑了挑眉,将自己的男人推向别人,任谁听了都会很不爽,“我只要你。”

“我答应哥哥会一直陪着他。”

“那是之前,现在腿已经好了,他总归要娶妻生子,你不能粘着他一辈子。”

“那我们……”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我们这叫亲上加亲。”

时愿深感无力,都是些什么歪理,永远能把她内心的想法堵死。

“你明知道我的意愿。”

“宝贝,你真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吗,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时愿睫毛微颤。

突然,外面的传来sao动,似乎是时锡的声音,接着是两声枪响。

时愿眼皮跳得很快,心口似乎刺痛了一下,直觉告诉她,这是不详的征兆,她绕到另一边下床,连鞋都来不及穿就往门口走去。

“哥,是我哥。”

程劲川也发现我们的sao动过于异常,他快步上前拉住时愿,外面有危险,担心会误伤到她。

时愿挣脱开他,对于他的阻拦让她心烦无比,不管她做什么,永远要迎合他的意愿。

紧接着有人敲响房间的门。

“会长。”

卢克语气凝重,看来情况很严重,以至于连一向冷静自持的人都乱了阵脚。

时愿心口一窒,她挣脱开他,拧开房门跑了出去、隔着不远就看到了时锡,只是他此刻脸色苍白,眉头紧锁,捂着血流不止的心口,由受了伤的唐牧搀扶着,垂下的那只手握着枪,看到时愿时他松了口气,艰难地挤出一抹笑。

他想让她不要难过,想要她安心,他不会有事的。

时愿大脑一片空白,推开围着的人跑向他,直到上了救护车,眼睛一直停留在那张苍白的脸上。

程劲川全程表情凝重,他也跟着上了救护车。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