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我被龙女强娶了 第1750节(2/2)

sp; 阿庆这般以天为棋局,众生为棋的大能,此刻却张无比。

大好之,他突然笑

阿庆压没有理会,抱着孩跑到小妻旁,说起了独属于二人的甜言语。

雪夜降生,如此名字倒也般

希望未来阿雪真能冰雪聪明!

他也抬起,这才发现居然了大雪,几乎要将院淹没。

小鼻睛,除了刚生来的时候闹腾一番,此刻却是异常安静。

当然了,也没有多少客罢了。

为小院添了一份素裹的银装!

江小白也压这些,直接带着三个女人两个孩,回到房,关起门来说着旁人都不知的事

他当爹了!

阿雪是个女孩,在降生的瞬间,阿庆行破开封禁便用神念知晓了。

不断探想要看看里面什么况,更是想要释放神念探查。

四人的上很快便现了一层霜白的披风,月亮也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放着亮光。

林妖妖也坐在靠窗的位置,玉手托腮,打量着大堂的一切。

这一夜除了阿雪睡得香甜,其余人皆是毫无睡意。

很快鹅一般轻盈的大雪,在空中四,但最终都逃不过落在地面的终局。

“小白,你看,我女儿多像我!”阿庆兴奋

小妻在阿庆怀抱中,抱着阿雪回去了。

抬起看着夜空,许生嘴角微微上扬。

雪了。”

“喝酒喝酒,这狗东西简直过分,欺负我一个单狗?”

听得周遭众人发麻!

江小白轻声呢喃,他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雪。

这似是一副恬静安宁的画。

就这样在怀中,用黑溜溜的盯着阿庆看。

江小白重新打开了酒楼,开始营业。

雪了!

如此闹,持续到了夜。

江小白坐在石凳上,慢慢悠悠地喝着茶,看着阿庆慌的样不觉好笑。

天,渐渐亮起。

还是一个如雪一般漂亮的女儿!

第2007章 爹爹太过分了!

不到片刻,数朵雪飘落。

这两人,至于这么腻吗?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但屋的女人们早就防备着,哪里肯让他探查?

敖烟和抱着淮安,和南无忧两女一起站在江小白旁,轻声聊着天。

突然,大堂传来嘹亮的哭喊声,绷的阿庆在这一刻,如释重负!

想当初,他好像也是这般焦虑不安吧。

坐在门的躺椅上,江小白品着茶,神眺望远方。

很快四人回到了大堂,在众人的声笑语中,阿庆结过林妖妖手中的阿雪、

一旁狼藉中,敖城醉的如同烂泥,胡生怎么拉扯他都不肯起来。

敖城气不过,一把抓住同样是半大小的胡生,在桌上开始喝闷酒。

“是是是,你女儿很像你,但是你女儿没我女儿好看。”江小白笑着将淮念抱起来。

一片晶莹剔透的雪,缓缓落在了他的鼻上,江小白意识伸手。

“以后,就叫你阿雪吧。”

淮安那小豆丁又开始不安分了,不能让一人独占爹爹的怀抱!

真的,有了一个孩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