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节(1/2)

楚盈一顿,口袋里的手指微紧,好半晌,才扯扯唇角:“也没什么牵挂,没必要回去。”

徐既思眉头紧紧蹙起:“兰nainai也会想你的——”

话未说完。

只见楚盈蓦然停住了脚步。

徐既思步子微凝,见女孩垂着头,长发将她侧颜完全挡住,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只是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在这一刻冒上心头。

果然,短暂的凝滞后。

他听见女孩很轻的声音,仿佛会随着发梢的雪一同在瞬间融化。

“不在了。”

徐既思身形僵硬一瞬,表情第一次有些失控似得露出怔然来,重复着,尾音轻提:

“……不在了?”

楚盈抬起头,又故作轻松地看他一眼:

“就是去世了。”

徐既思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什么时候的事?”

又是长久的沉默。

终于,积雪几乎又要在他肩头铺满,徐既思看见她抬头看了看天边隐匿在云后的月,又低头,脚无意义地踩着那层并不厚的雪,嗓音很平静。

“你走后没多久。”

“说来也巧,那天也下雪了。”

楚盈伸手将落在长睫的雪抹去。

下得不大,就半天,像是迎送,第二天就化完了,仿佛从来没有过那场雪。

衣兜是暖和的,可徐既思修长分明的手指却在此刻骤凉。

他盯着女孩苍白的脸,不知是被雪映出的,还是被凉的,嗓音艰涩:

“为什么不联系我?”

楚盈动作顿住,缓慢偏头看他一眼。

“……我去哪联系你?”

她偏回首,视线没有焦距地落在遥遥的北山,仿佛看见邬宁的那座后山和老旧的低矮瓦房,从中看见那个拖着行李孤身到来的矜冷少年。

一眨眼,又是寡淡的少年被陌生的漂亮女孩挽着手撒娇,最后被请上她或许一辈子也不可能买得起的豪车一同离开的背影。

楚盈恍惚一瞬,又在昏黄的灯光下抽回神。

她低下头,自言自语似得:

“……你走得那么突然。”

作者有话说:

终于要解开误会了!!

另外想问问宝贝们对盈盈和小徐在小镇的故事感不感兴趣呀,想看的话我到时候番外可以详细写写(一开始是顺叙来着的

不感兴趣的话我就不写了!

想起

◎“祝十七岁的楚盈,也祝二十二岁的楚盈。”◎

81

徐既思终于觉察有什么不对劲。

为什么初见楚盈会是躲避的态度。

为什么他每每提及过去, 她都是一副带刺的模样。

他忽然又想到,其实他们有好多次都接近要说起这些的。

刚重逢那段时间,他就有擦边提及过。

楚盈说他骗她, 可他怎么回忆也没有苗头,追问, 又得到一句“贵人多忘事”。

后来就被徐知宁的一通电话打断了。

甚至于前段时间集市上说清误会那会, 他也隐隐能意识到楚盈想说点什么。

徐既思紧紧盯着她, 很快又冷静下来。

毫无疑问, 他们之间横亘着一个巨大的误会。

“你没有收到我给你留的信,是吗?”

楚盈低埋着的头一僵,猛地抬起头对上他漆黑的眸,眼里满是茫然,嗓音却又跟隐约发觉到什么般, 不自觉地轻颤了下:

“……信?”

她显然并不知道那封信的存在。

&nbs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